得多么强大

仙侠修真 admin 浏览

小编:只是一瞬间,张若尘就破掉敖心颜的碧落剑法。 随后,张若尘毫无停留,立即施展出第二招剑法。 只见,他向前跨出一步,沉渊古剑就已经刺到敖心颜的胸口,使用肉眼,也能看到剑

 只是一瞬间,张若尘就破掉敖心颜的碧落剑法。
 
    随后,张若尘毫无停留,立即施展出第二招剑法。
 
    只见,他向前跨出一步,沉渊古剑就已经刺到敖心颜的胸口,使用肉眼,也能看到剑尖上面吐出的锐利剑气。
 
    敖心颜的脸色大变,立即释放出武魂。
 
    “嗷!”
 
    一声震耳的龙吟,从她的体内传出。
 
    她的头顶上方,冲出一道青色光柱,一粒粒光点凝聚成一条龙形虚影,盘在她的身后,犹如一座青色的大山。
 
    敖心颜的武魂,竟然是“神龙武魂”。
 
    要知道,只有真正的神龙族的龙,才能修炼出神龙武魂。
 
    神龙半人族,根本不可能修炼出神龙武魂,甚至,修炼出飞龙武魂、地龙武魂的半人族,也少之又少。由此可见,敖心颜的武魂之强,实在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。
 
    “好强大的武魂。她的武魂,估计已经可以和鱼龙第五变的修士相比,比鲁翻天的神木武魂都要厉害一筹。”
 
    青色的神龙,长达一百多米,盘在敖心颜的身后,巨大的龙头,锋利的龙爪,狰狞的双目,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。
 
    远处,曦云兮和左丘陵都被敖心颜释放出来的武魂,惊得脸色大变,不停向后倒退。
 
    胥海的眼睛一亮,道:“居然是神龙武魂,难怪敖心颜会被称为神龙半人族百年难出的奇才,以她的实力,还真有可能击败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站在胥海的身旁的那一位圣徒,看上去年龄已经接近三十岁,他的脸色蜡黄,有些病态,冷冰冰的道:“在天极境大极位,就能将武魂修炼到堪比鱼龙第五变的修士的程度,的确相当了不起。我在天极境大极位的时候,也只是将武魂修炼到堪比鱼龙第四变的程度,就达到极限。”
 
    “据说,张若尘的武魂也十分强大,不知道与敖心颜相比又如何?”胥海道。
 
    两人不再多言,继续看向战场,想要看一看敖心颜能不能逼张若尘用出全部实力。
 
    “碧落无痕。”
 
    敖心颜飞跃了起来,冲到十多丈高的半空,双手持剑,猛然向下斩去。
 
    龙纹碧水剑发出刺耳的剑声,剑体变得无比巨大,足有数十丈长,像是要将大地都给撕裂开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盘在她身后的那一条青色巨龙,也猛然一爪击下去,与剑体重合在一起。
 
    张若尘眼前的景象,全部消失,耳边响起水浪卷动的声音,就像是一片海域中的水全部向他涌来。一条青色的神龙,游在水中,翻江倒海,挥动龙爪,击向他的头顶。
 
    “哗——”
 
    张若尘也释放出武魂。
 
    武魂悬浮在他的头顶上方,调动天地灵气,源源不绝的向他汇聚过来。
 
    “亡魂杀魄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并没有修炼鬼级剑法,只能使用灵级上品的剑法,追魂十三剑,抵挡敖心颜的攻击。
 
    幸好,他已经将追魂十三剑,修炼到化境,在剑招上面,并不算太吃亏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居然以灵级上品的剑法,抵挡鬼级下品的碧落剑法,两种剑法的威力,根本不是一个力量级……”胥海道。
 
    胥海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,张若尘却已经破掉了敖心颜的剑招,主动迎击上去,横剑一击,斩向敖心颜的腰部。
 
    敖心颜也诧异了一下,心中一惊,仓促之间,立即将长剑竖起,挡住身前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两剑相撞,爆发出一圈圈能量涟漪,化为气浪,向四面八方涌出去。
 
    敖心颜斜飞龙出去,落到地上,不停向后滑行,留下一条深深的凹槽,一直延伸到十丈之外。
 
    在场的几人,全部都惊住。
 
    灵级上品的追魂十三剑,居然破掉了鬼级下品的碧落剑法,只能证明一件事,张若尘的实力超过敖心颜很大一截。
 
    “仅仅靠剑心通明,不可能有这么强。难道……难道张若尘的武魂,比敖心颜的武魂还要强?”胥海道。
 
    站在胥海身旁的那人,双目微微一凝,仔细的观察张若尘,道:“看不透,我看不透张若尘的真实修为。”
 
    胥海也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也看不透。只是天极境,就已经如此深不可测,若是让他突破到鱼龙境,还了得?”
 
    就在他们两人交流的时候,张若尘快速追击上去,根本不给敖心颜喘息的机会,一连施展出七招剑法。
 
    敖心颜只感觉眼前全是剑光,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,只能凭借精神力去感应张若尘的剑招走势。
 
    突然,张若尘的剑招一停,剑尖穿过护体天罡,停在了她的心口。
 
    敖心颜浑身一紧,全身都像是被剑气封住,无法动弹。她依旧不肯承认败给了张若尘,立即踩动步伐,急速向后退。
 
    张若尘手中的剑,就像是一条灵蛇,始终指在她的心口。
 
    若是他愿意,随时都能刺出长剑,击穿她的心脏。
 
    最终,敖心颜还是意识到与张若尘的巨大差距,不再躲闪,长叹一声,“我败了!居然只接住了你九招,难道我比橙月星使和鲁翻天都要弱吗?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剑收回,看到敖心颜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就知道她肯定是从来都尝过失败的滋味,也缺乏对自身意志的锻炼。
 
    这样的人,一旦失败,很可能一蹶不振。
 
    张若尘毕竟是第一组的组长,不想看到一个绝世奇才,就这么沉沦下去。
 
    于是,他宽慰道:“其实你的实力,并不弱于橙月星使和鲁翻天,甚至,比他们还要强几分。只不过,最近几日,我有一些奇遇,剑道境界和武道境界都提升了一大截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说的倒是实话,并不是骗她。
 
    喝下碧空草茶,的确让张若尘的实力大增。
 
 470.第470章 藏书阁
 
    敖心颜摇头叹息,露出挣扎的神情,显然还是无法接受失败。
 
    一直以来,她都是最优秀的奇才,所有人都在夸赞她,第一次尝过失败的滋味,竟然是如此痛苦。甚至,让她对自己的实力,也产生了怀疑。
 
    张若尘不再多言。
 
    敖心颜的自身心态有问题,必须由她自己去克服,张若尘该说的话,已经说完,接下来就看她自己能不能战胜心魔。
 
    若是她能够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,心境和武道,必定更上一层楼。
 
    若是她无法走出阴影,将来的修炼速度肯定会越来越慢,甚至,无法突破到鱼龙境。
 
    张若尘正要离去,突然,一个声音响起,“等一等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转身望去,看到先前一直站在胥海身边的那一个男子,向他走了过来。
 
    这一个男子,看上去颇为成熟,显得有些高瘦,只是脸色却十分病态。他立到张若尘的对面,道:“在下,裴纪,也想领教张师弟的无上剑法。”
 
    “裴纪,好熟悉的名字,莫非……你是《天榜》第四十一位,血手屠夫,裴纪?”张若尘微微一惊。
 
    “没错,是我。”那一个男子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仔细观察裴纪,怎么都无法将眼前这个男子与“血手屠夫”四个字联系在一起,此人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。
 
    能够成为《天榜》第四十一位的高手,裴纪的名字,在东域,可以说是威名赫赫、
 
    裴纪与胥海一样,皆是上一届的学员,在圣院,已经修炼了十年。
 
    听到“裴纪”的名字,就连站在一旁有些失魂落魄的敖心颜也露出惊色。她没有想到,像裴纪这样成名多年的高手,竟然也会主动挑战新生一代的张若尘。
 
    张若尘虽然很强,但,与裴纪这样的顶尖高手相比,还是差得有些远。
 
    反正,敖心颜是绝对不相信,张若尘是裴纪的对手。
 
    曦云兮的眸中露出一丝笑意,“胥海将裴纪都请了出来,这下张若尘要倒霉了!”
 
    “在东域,鱼龙境之下,能够与裴纪交手的人也就只有那么两三人,张若尘还差得远。”左丘陵双手抱在胸前,准备看好戏。
 
    “哗!”
 
    裴纪站在原地不动,可是,他的身后,却凝聚出一尊血红色的魔鬼虚影,高达三丈,长着三头六臂,三个头颅的嘴巴里面发出三声巨吼,顿时形成一股剧烈的风璇。
 
    那并不是裴纪的武魂,而是裴纪施展的一种鬼级武技,血魔法相。
 
    在张若尘和敖心颜交手的时候,裴纪就一眼看出,张若尘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修炼出鬼级武技。
 
    灵级上品的武技,就算施展得再如何精妙,也不可能比得上鬼级武技。张若尘一旦遇到真正的强者,就会吃很大的亏。
 
    很显然,他裴纪就是真正的强者。
 
    “血魔法相,毁灭众生。”
 
    裴纪站在远处,虎腰扭动,双臂抬起,全身发出咯咯的骨爆声,隔空打出一拳。
 
    那一尊血魔法相,受到他的力量指引,也是打出一只巨大的血红色拳头,像是一片血云,向张若尘击了过去。
 
    拳劲,还没有到达,就已经刮起了一阵飓风,似乎要将张若尘吹飞出去。
 
    “唰!”
 
    突然,聂红楼从远处飞掠过来,落到张若尘的身前。他的一只右臂,向前一伸,嘴里念出一个字,“破!”
 
    裴纪凝聚的血魔法相,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的冲击,瞬间破灭,化为一缕缕血雾,重新融入裴纪的身体。
 
    裴纪一连向后退了十四步,才勉强站稳脚步,向聂红楼盯去,冷声道:“什么人在多管闲事?”
 
    胥海也向前走了三步,站到裴纪的身旁,道:“阁下好强的修为,不过,就算你再强大,也不应该插手到这件事里面,对你不会有好处。”
 
    聂红楼的嘴角一勾,道:“老一届的圣徒,对新一届的圣徒大打出手,以大欺小,以多欺少。怎么,我还不能管了?”
 
    胥海笑道:“裴纪和张若尘都是天极境的修为,怎么就以大欺小了?”
 
    “裴纪在十年之前,就进入圣院,今年,已经接近五十岁的年龄。张若尘今天才进入圣院,年龄不过二十岁出头。一个五十岁的圣徒,打一个二十岁的圣徒,这也叫公平?”聂红楼讥讽道。
 
    “多管闲事。”
 
    胥海的双目一寒,拔出背在背上的双剑,调动全身真气,注入剑体。
 
    两柄战剑,一柄冒出火焰光芒,一柄散发出刺骨的寒气,两种力量交汇在一起,形成一个巨大的剑法圆圈,向聂红楼攻了过去。
 
    胥海的修为,已经打破武者的极限,达到鱼龙第一变“先天胎息”的境界。
 
    他施展的也是鬼级下品的剑法,可是,爆发出来的威力,却比敖心颜的碧落剑法不知强大多少倍。
 
    并不是说,碧落剑法就不如胥海施展的剑法,而是敖心颜的修为远远不如胥海。
 
    同样是大成的鬼级下品剑法,不同的人,施展出来的威力,当然也就不同。
 
    聂红楼轻轻的摇了摇头,伸出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,运起真气,向前一推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胥海浑身一震,口吐鲜血,倒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嘭的一声,胥海摔落到了十多丈之外,全身疼痛欲裂。
 
    受到强大力量的冲击,他身上的皮肤,裂出了十多道长长的血纹。若是聂红楼的力量再强大几分,估计能够将他的身体打碎。
 
    裴纪、曦云兮、左丘陵等人皆是脸色大变,震惊不已的盯着聂红楼。
 
    他们不清楚聂红楼的实力,但是,他们却清楚胥海的实力。
 
    胥海在天极境,就曾经跨入《天榜》前一百位,突破到鱼龙境,他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。
 
    但是,在聂红楼的面前,胥海却不堪一击。
 
    那么,聂红楼的实力,得多么强大?
 
    聂红楼收回手掌,盯着趴在地上痉挛颤抖的胥海,淡淡的道:“你还不配与我交手,除非,胥圣门阀的那一位圣体出关,要不然,今后,你们最好收敛一些。下一次,可就不只是打你一掌那么简单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胥海双手撑地,艰难的从地上战起来。
 
    “聂红楼!”聂红楼道。
 
    说完这话,张若尘和聂红楼便转身离去,消失在远处。
 
    “聂红楼……聂红楼……莫非是他。”
 
    裴纪的脸色一白,向胥海盯了过去。
 
    胥海捂着胸口,点了点头,道:“能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,应该是他了!他比我们都要大一届,在二十年前,他是剑道系第一组年龄最小的圣徒,实力可以排进第一组的前十。据说,他与当时剑道系第一组的组长有一些过节,然后就离开了圣院,没想到,他又回来了!”
 
    曦云兮道:“胥师兄,现在怎么办?有聂红楼给张若尘撑腰,圣院中,根本没有人能够收拾张若尘。”
 
    胥海冷哼了一声,道:“聂红楼又如何?我们胥圣门阀的那一位圣体,即将就要出关,到时候,就算是十个聂红楼,也保不住张若尘。在圣院,我们虽然不能杀了张若尘,却能狠狠的羞辱他,看他今后,还有什么脸面去竞争少尊的位置。”
 
    “真是太好了!据说,胥圣门阀的那一位圣体,正在闭关冲击鱼龙第九变,一旦成功,绝对会成为圣徒中无敌的存在。”裴纪道。
 
    胥海阴沉着脸,道:“曦云兮,左丘陵,你们继续去监视张若尘的一举一动。根据我的猜测,张若尘肯定会去墟界战场,冲击天极境的无上极境。若是能够借此机会,将他除掉,也就不用因为这点小事去打扰我们胥圣门阀的那一位圣体。”
 
    曦云兮和左丘陵点了点头,应了一声,就立即离去。
 
    离开圣山,张若尘去了圣院的藏书阁。
 
    聂红楼没有跟他一起,而是去拜访他在圣院中的一些老朋友。
 
    两人,暂时分开。
 
    圣院的藏书阁,一共有十三层,建在地底,形成一个倒过来的塔形。
 
    藏书阁的历史悠久,包罗万象,收录的书籍不知有多少万册,既有刻在骨头上的骨书,也可刻在铁皮上的铁卷,还有玉书、竹简……,等等。
 
    功法秘籍,武技绝学,阵法图录,驭兽篇章,人文地理,皆能在这里找到。
 
    张若尘来到藏书阁,并不是来翻阅功法秘籍和武技绝学,而是查找关于墟界的书籍。
 
    这一类书籍,被划分在“人文地理”的区域,就放在藏书阁的第一层。
 
    在张若尘来之前,已经有很多新生圣徒,带着强烈的求知欲,来到藏书阁。
 
    不过,他们翻阅的都是武技绝学类的书籍,大多都是直接就去藏书阁的第二层,第三层,很少有人留下第一层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kontesid.com/a/xianxiaxiuzhen/20180312/1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